结果,短短几年,市医药公司的资产和业务逐步被转到由张敬贵持股的公司,下属国企甚至变成了负债6100多万元的空壳。如果再晚调查半年,通过破产改制,他们将完成侵吞国有资产的计划。